全球经济动态
关注美联储最新信息

吴尊隐婚、成员不合,突然“翻红”的飞轮海

从2018年炎亚纶爆出劈腿事件,到2020年吴尊参加备婚真人秀《婚前21天》,飞轮海这个已经解散9年的“古早”偶像男团,陆续以各种早年黑料、成员暗斗与奇葩事件走进新生代流量场,被各年龄层追星粉丝称为“常看常新的宝藏男团”。

这场意料之外的二度走红,怕是让娱乐行业里各类苦心经营的专业经纪人与公关都摸不着头脑,这也是在如今这个娱乐撒野时代,才能出现的魔幻走红事件。

几天前,吴尊大大方方的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与妻子的旧照,配文“24年前拍的照片,回想起来,我们一起完成太多的事了”,以此为即将参加的真人秀《婚前21天》预热。

这张照片为节目带来了多少热度不得而知,但是却意外挑起了公众对吴尊结婚时间的好奇。

节目预告中吴尊曝光了他与妻子的结婚证,证件上显示二人于2004年12月2日登记结婚——而飞轮海2005年12月28日正式成团出道,此前吴尊爆出隐婚事件时曾对外解释自己2009年才结婚——于是饭圈内一场关于古早偶像是否失格的讨论如火如荼的展开:我的偶像在出道前就结婚了,算不算偶像失格?

公众对吴尊的好奇火速延伸到了整个飞轮海,于是公众又迅速发现,飞轮海的另一成员炎亚纶也没有闲着,他在脱口秀《花花万物》一段“飞轮海私下不联络,不是朋友”的采访,又为飞轮海新旧粉丝考古提供了史料,而其他三位成员迅速在INS上的内涵互动,也成功让飞轮海“合与不合”的老生常谈翻出了新花。

舆论市场顺藤摸瓜,再一次将这个组合从成团到解散的各类事件梳理了一遍,发现了这是一个极具戏剧性与不可复制性的偶像男团。

成员隐婚、暗斗、整容、感情纠葛、业务划水……每件事放在现今任何一个男团身上都是灭顶之灾,但他们在经历中这一切之后不仅还活跃在娱乐圈,还凭借着这些让偶像们战栗的经历,在2020年获得了新的关注。

而飞轮海也似乎成为了台湾偶像产业的一个隐喻,从极盛辉煌、极盛荒唐到如今释然、被动进入新的偶像市场,所有失格偶像都想变成飞轮海。

飞轮海背后的台偶黄金时代

公众或许能够轻易察觉,饭圈舆论对于飞轮海各类奇葩事件的态度与现在偶像失格事件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飞轮海四位成员,每一个都是有故事的人。在偶像职业操守层面,吴尊出道前隐婚、汪东城与炎亚纶不可说的二三事和他们各自的桃色新闻、辰亦儒“打脸式”结婚,放在现今的偶像标准里算是全员失格

(辰亦儒与此前的绯闻女友曾之乔宣布结婚)

在偶像业务能力方面,豆瓣鹅组网友评价他们是一个“不能唱、不能跳、不能唱跳”的摸鱼男团。网络上飞轮海各类演出车祸现场、假唱等视频资料层出不穷。

炎亚纶直言不讳,因看见曾经韩团东方神起的表演而感到“自己好烂”,网友翻找出了这场表演,飞轮海在台下看着东方神起表演目瞪口呆的样子被截成动图,成为饭圈的新段子。

但是时隔9年,公众再找出这些失格事件与表演黑料时,对飞轮海的态度不是绝对的抨击与非议,而是带着一种黑色幽默式的调侃,甚至是温情的缅怀。

“这几天郁闷生活的快乐源泉——飞轮海,虽然这个组合,不能唱不能跳不能唱跳,但是他们的每一首歌我都会唱。”

这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飞轮海2005年成团出道,2011年走向解散,这期间也正是台湾偶像产业黄金时代的下半程。

业界将20世纪80年代末出现的小虎队视为台湾偶像产业黄金时代的开端,90年代台湾红孩儿、豹小子、四大天王等偶像组合出现,林志颖成为了“亚洲小旋风”,金城武、吴奇隆、苏有朋等偶像小生人气高涨。

到了21世纪,日韩偶像产业已经逐渐成熟,台湾市场上开始出现了两股偶像势力。一股势力是乔杰立娱乐、华研国际、索尼音乐、金牌大风等为代表的偶像经纪、唱片公司,市场上陆续出现了SHE、4 in Love、5566、183CLUB、KONE、七朵花、台风等偶像组合,周杰伦、蔡依林、萧亚轩等偶像歌手。

一股势力是可米传媒等以剧集、电影打造偶像的经纪公司。2001年台湾偶像剧《流星花园》风靡亚洲,偶像剧造星能力发酵,F4、可米小子等偶像组合出现,同时贺军翔、杨丞琳、柯震东等偶像演员以偶像剧或电影获得认知度。

飞轮海则是由可米传媒与华研国际音乐合力打造的偶像男团,这就意味着这个男团是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一方面推出各类专辑单曲。飞轮海由师姐团体SHE帮扶,迅速增加知名度,并出现了具备传唱度的代表作,80、90一代谁都听过《只对你有感觉》等歌曲。

另一方面,飞轮海以“团剧”《终极一班》《终极一家》《花样少年少女》《公主小妹》等占领偶像剧市场,热血中二感爆棚的超能力剧集和青春偶像剧集双管齐下,四名成员都有了各自代表性的作品,形象日益清晰。

这个时代背景下,一个偶像的走红与其自身实力其实并无绝对联系,2005年到2011年间,飞轮海走红是当时台湾偶像产业辉煌时期的时代馈赠。

偶像市场爆棚的台湾娱乐圈,歌手市场神仙打架,影视市场偶像剧席卷亚洲,这段时光注定被铭记,而飞轮海的四位成员凭借个人形象就坐上了这趟开往流量的列车,在两个市场砸下的每一个水花,都能变成80、90后青春历史里的印记。

于是当2020年公众再来挖掘这个神奇男团的诸多花边新闻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是9年时光形成的情怀滤镜。

即便这四位成员以现在偶像市场的标准来看,已经全面崩塌,但是公众依旧记得他们在青春时光带来的美好情绪。

其次是时光造成的情绪滞后。单就以飞轮海各类业务车祸、绯闻实锤、人设崩塌等事件,核心粉丝崩溃是合理的。但是大部分事件依旧是9年前的古早史料,新爆出的桃色绯闻放在一个均龄37.5岁的男团里,也不至于罪不容诛,况且这个男团已经解散了。粉丝就算有被欺骗的愤怒,也无从发泄。

换言之,飞轮海早已从偶像市场“毕业”了,他们是“时代的眼泪”,对他们愤怒不足,回忆有余。

2020年飞轮海以“失格”走红,“偶像”的标准变了吗?

市场现在需要讨论的问题或许是,飞轮海作为一个“过世”男团,为何能在2020年疯魔的娱乐市场靠着黑料重新翻红?

这或许跟国内饭圈发展有关。如果要具体探究内娱市场饭圈何时崛起,时间是模糊的。

2005年《超级女声》横空出世是一个节点,在日韩饭圈文化尚未完全进入内地娱乐市场之时,粉丝以全民手机投票、贴吧宣传等形式打造出了至今屹立不倒的顶级偶像李宇春,但所谓的饭圈还并不明显。

2012年上海成立了SNH48组合,2013年TFBOYS出道,这似乎也是一个节点。国内依托互联网,引进了日本杰尼斯、48系等成熟的偶像工业模式,出现第一批养成偶像。从这时起,国内饭圈的存在感开始日益增加。

但这时饭圈是一个相对的小众圈层,有自己的活动规则,偶尔以极端事件出现在大众视野,但是频率相对较低。

真正让内地娱乐圈开始“泛饭圈化”的是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偶像养成综艺催生着国内饭圈迅速生长,粉丝群体极速复刻了日韩的饭圈文化,并加入本土特色。

“饭圈”不是一个圈层,而是粉丝行为机制的一种代名词,并且覆盖的领域迅速扩大。一部剧集、一档综艺就能催生一个顶级流量,随之而来的粉丝打造数据、组织反黑、升级举报等行为。

泛饭圈化相对的是流量市场对偶像的筛选也日益严格。一个偶像一旦获得了关注,那么从个人形象、业务能力、职业操守、人格品性、家庭背景乃至粉丝管理等全方位都将被互联网剖析,这种剖析带着排他性。

国内偶像市场上的顶流,大多处在粉丝群体拥趸,但是公众市场上褒贬不一的状态,业务能力没有受到大众认可是根本原因之一。而一旦顶流们出现超乎大众预料的行为,就会掀起舆论战。

2019年蔡徐坤与B站因鬼畜视频产生的矛盾,至今被娱乐市场认为是偶像失败公关范例之一;相声顶流张云雷几次“祸从口出”被舆论抓住把柄;2020年肖战自己没有出现问题,但是其粉丝与AO3的矛盾,直接让他成为同人圈公敌。

这种环境下,大部分偶像为了减少行差踏错,要么被迫成为了隐藏自身性格的“空心人”,要么因为前期黑料与漏洞被市场洗牌。

飞轮海如果在2020年以偶像出道,那么会不会走红先不谈,不过关的业务能力、性格各异的成员、团内极强的戏剧史诗,应该能让饭圈骂战进入新的篇章。

可飞轮海以花边黑料获得流量关注,却是在偶像市场普遍追求尽善尽美、偶像“造神”的大趋势下,给市场提供了一个差异化选择。

粉丝控评打榜,没有大事件发生的情况下,边缘路人不主动获取信息,几乎难以观察到一个偶像真实的情感表达和业务反馈。

而飞轮海作为一个已解散的男团,毫不留情的用史料戳破了这层“窗户纸”,他们无意中揭示了偶像产业里真实的一角。

而这场曝光不需要偶像或者饭圈付出任何代价,看个热闹之余还能皆大欢喜。

同时,所有人都明白,市场对飞轮海的关注度不会太很长久,舆论造星具有随机性,娱乐圈的走红从来都带着相当的魔幻色彩。而对大众而言,偶像如何、饭圈如何、产业如何都不重要,大众找到一个地方肆意撒欢,热闹完就会自己散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联储 » 吴尊隐婚、成员不合,突然“翻红”的飞轮海
分享到: 更多 (0)

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推送金融动态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