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动态
关注美联储最新信息

对话Beacon:“泰国创投生态与投资者利益不匹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7点5度”(ID:Asia7_5),36氪经授权发布。

接下来你将看到:

  • Beacon投资策略:与开泰银行“母子相依”
  • Beacon投资案例:Grab与众不同
  • Beacon投资视野:印尼、新加坡最热,泰国创投有待完善

Nattariya (Nat) Wittayatanaseth 是 Beacon Venture Capital(下文简称 Beacon)的投资人。在银行、金融科技和区块链等领域有丰富的工作经验。Nattariya 曾在500 Startups参与一个专注于金融科技的投资项目,与合作伙伴一起将全球300多家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纳入 500 Startups 的加速器计划。作为投资者,Nattariya 意识到要深入了解金融的各个细分领域,才能更好地做出投资选择。

今天,我们从 Nattariya 的视角来了解 Beacon 的投资世界。

Beacon投资策略:与开泰银行“母子相依”

Beacon 是泰国第四大银行 Kasikornbank(KBANK),又名开泰银行的企业风险投资部门(CVC),基金规模达8500万美元。除了这层“血缘母子”关系外,Beacon VC 和开泰银行在发展的道路上也是如“母子”一样:谁也离不开谁。

Q:作为开泰银行的企业风险投资部门,Beacon有哪些特别的优势?

Nattariya :Beacon VC 除了可以为投资公司提供融资帮助、法律咨询和并购交易咨询等基本服务外,还借助开泰银行的银行优势为这些公司提供增值服务,比如:

  • 帮助投资公司接触更庞大的用户群体。因为开泰银行在泰国的移动银行渗透率很高,拥有1200万的用户;
  • 帮助投资公司拓展其他业务。因为开泰银行在泰国的中小企业市场份额中排名第一,有众多不同类型的中小企业客户;
  • 帮助投资公司得到技术支持。因为开泰银行有一支很强的内部技术团队。

Q:Beacon 的投资准则是什么?

Nattariya :Beacon VC 的投资准则与开泰银行息息相关。自从Beacon VC成立以来,我们倾向投资于可以与开泰银行展开协同合作的公司,如可以为开泰银行开发新目标客户群的公司,能够帮助开泰银行优化运营效率的公司。我们尤其关注零售和中小企业集团。

Q:在 Beacon 看来,哪个领域的投资潜力最大?为什么?

Nattariya :我们看好金融科技,消费者技术和企业技术这三种领域的投资潜力。

首先,在金融科技领域,我们看好另类贷款、开放银行、B2B 支付和数字建议等解决方案,如我们投的Aspire 、Nium 和 Jitta 。其次,我们关注的消费者技术类型的公司其实是一个双向市场,买卖双方之间在这个市场上都存在交易数据。这类的平台有着丰富的另类数据,可用于信贷审批,如我们投的Grab,Ookbee 和 Workmate 。最后,我们寻找可以帮助银行改善产品服务以更好地为我们的中小企业客户提供服务的公司。正如我们对Flowaccount进行了投资,因为我们希望为他们的业务需求提供端到端的财务解决方案。

Q:金融科技一直是投资的热点。Beacon是因为银行业背景所以才更加关注金融科技行业吗?对此您怎么看?

Nattariya:没错,这跟我们的银行背景有一定的关系。而且我之所以领导 Nium 和 Aspire 的投资,是因为我相信另类贷款和开放银行正处于东南亚的拐点。

其实当我在泰国中央银行开始职业生涯时,我就对金融科技充满了热情,且被普惠金融所吸引。在那儿,我发现不仅仅是我的家人缺乏理财知识,还有很多东南亚人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之后,我来到了开泰银行,为中小型企业客户(包括泰国股票指数为SET50的公司)提供了对冲建议。

Beacon 投资案例:Grab 与众不同

正如 Nattariya 在上面所说的,Beacon VC 更倾向于投资能帮助开泰银行进一步发展公司。他们更擅长观察每个投资项目的背后的数据价值,为开泰银行的发展做更长远的考虑。

Q:Beacon 在 Grab 的 H 轮融资中投了5000万美元,这也是 Beacon 的最大一笔投资。您如何看待 Grab ?为什么Grab吸引了这么多投资者的注意力?

Nattariya :在我看来,Grab 的与众不同的在于,它是东南亚为数不多,成功实现区域扩张的公司之一。东南亚是一个非常多样化的地区,很难找到能够占领所有市场并成长为独角兽的公司,但 Grab 做到了。由于 Grab 在整个东南亚都有据点,很多公司都会想着跟它合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许多公司在最近一轮投资Grab的原因。一些人投资Grab的原因还在于想一起开发这6.5亿的人口市场,而这一半的人口在互联网上非常活跃。

Q:Workmate 是 Beacon 的最新投资项目,您能告诉我们为什么 Beacon 选择它吗?

Nattariya:Workmate(以前称为Helpster)是一个按需人员招聘平台,可为企业提供临时工或合同雇员工。同时,Workmate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强劲增长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这个平台上找工作的人其实有很多是经济条件不是特别好的,他们的金融需求其实还没有得到满足。与 Workmate 合作,开泰银行将能够为这类人群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Q:我们有留意到 Beacon 也投资了一些基金,您可以分享对投资 NYCA Partners 的看法吗?

Nattariya :去年,Beacon已投资了 NYCA Partners ,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的早期金融科技基金,该投资标志着我们在东南亚以外的第一笔投资。NYCA 由来自主要金融机构的前 C 级高管团队领导,这些机构包括摩根大通、花旗银行、高盛、贝莱德和 Visa 。NYCA 的特色在于能够利用其金融服务经验来挑选和投资与现有金融基础设施互补的公司,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通过此次合作,我们将把富有创新性的全球金融科技系统带到泰国,把 NYCA 的全球投资者和顾问的独特见解带给开泰银行参考,把 NYCA 最佳的投资案例带给 Beacon 借鉴。

Beacon投资视野:印尼、新加坡最热,泰国创投有待完善

与很多投资者一样,Beacon 也最看好印尼和新加坡市场。作为一家有着本土基因的风投公司,Nattariya 对泰国的投资环境也有独特的见解。

Q:在您看来,东南亚哪个市场的投资机会最多?

Nattariya:东南亚各个市场的创业生态系统在以不同的速度迈向成熟。毫无疑问,印尼最受投资人青睐,因为印尼有着庞大的市场规模和高速的GDP增长。而新加坡因为有着与时俱进的政策和宜商的环境也成为众多投资者的首选之一。

然而,还有很多东南亚国家其实很难吸引国际投资者的投资。因为它们的市场太小,没有办法产生独角兽。换句话来说,就是不能给投资者带来可观的投资回报。

比如说泰国。泰国大多数初创公司往往只专注于本土市场,这就意味着退出的方式仅限于本地公司并购或者是在泰国股市上市(IPO)。2018年,泰国股市的平均IPO收益约为1.3亿美元。假设这些公司在IPO中摊薄约15%至20%,则IPO的估值将在6.5亿美元至8.66亿美元之间,这是对公司退出估值上限的估算。相对于退出倍数和资金规模,投资者更倾向以IPO估值为基准来判断投资泰国公司是否有价值。如果公司退出价值不够高,不能带来可观的投资回报,那么这个投资可能就不是合理的。

Q:那 Beacon 作为一家泰国的风投公司,可以给我们再讲一下本地的投资环境有什么特点吗?

Nattariya :泰国的投资环境十分独特。由于泰国的创业生态在2012年才开始建立,所以泰国的投资生态系统主要由企业基金(CVC)和早期公司主导。通常,企业基金(CVC)会投一些已经进行过A/B轮融资的公司。因为在这些阶段的初创公司具备更多的能力与公司合作进行项目。由此,我发现泰国初创企业生态系统的成熟度与国内投资者的利益是不匹配的。

有趣的是,泰国金融风投的公司我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了,最出名的是500 Tuk Tuks。由于在种子轮的融资机会有限,很多初创公司都等不到他们的第一个客户,或者看不到他们第一个产品的“出生”。在这里,政府其实可以发挥作用,比如说创建一个机制来吸引国际投资者来泰国投资。我很欣赏新加坡在2014年为吸引风投资金而做的事。新加坡政府根据早期风险投资基金(ESVF)计划,选择了六家风投公司,并提供790万美元的支持。这些资金将与风投公司的自有资金一一对应,用于对A level的创业公司的投资。我认为该计划非常出色,因为政府在促进生态系统发展方面发挥了支持性作用,但仍让私营部门在其中扮演了主导角色。

编 | 云晞@36氪出海

图 | Pexels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联储 » 对话Beacon:“泰国创投生态与投资者利益不匹配”
分享到: 更多 (0)

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推送金融动态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