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动态
关注美联储最新信息

美国科技大厂在家办公:码农要把主机搬回家

美国时间周一,“Shelter in Place”居家庇护政策发布,这意味着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硅谷居民要老老实实在家窝三周了。

其实,对于许多在硅谷或西雅图的科技公司来说,全体或部分员工居家办公已经持续两周左右了。

他们生活和工作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我们联系了在微软、亚马逊、谷歌、PayPal工作的四位小伙伴,希望听听他们的体验。

怎么实现远程工作和团队配合?

公司有怎样的支持政策和措施?

“居家庇护”会对你产生什么影响?

宝妈、宝爸怎样平衡工作与生活?

居家办公期间,有哪些令你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

……

微软员工:手忙脚乱,计步比赛

口述员工:Cyber 菁菁,西雅图

在家办公这两个礼拜,我经历了一阵子的手忙脚乱。

把公司两个24英寸的显示器、一个docking station还有一堆硬件搬回家,在家里收拾出一个可以安放设备的空间作为“临时办公室”,着实废了一番功夫。

不过我还是幸运的,听说有些码农要把主机搬回家,还要重新set up,废的劲更大。

在家工作是检验协同办公软件的时候了,除了Outlook这样很多公司都在用的邮件工具,Microsoft Teams成了同事之间交流的主要平台。

我们组在Teams里面有自己的群组,除了发消息还可以很方便的共享文档,另外最近有了新发现,“Hi Taco”功能可以互送Taco,充满童趣。

开会是我们工作中的重要部分,在家办公后如何高效协作变得更重要。

为此,组里倡导开会时打开视频,希望更贴近大家在办公室面对面开会的感觉。

老板要求每个整点会议推迟五分钟,确保会与会之间有时间给大家休息伸展一下。同时和午餐会议说不。

在微软有一种工作传统,叫做hall way conversation,在办公室或者过道遇到同事,大家拉一拉家常,或者快速讲个工作上的事情。平时很多东西都是通过这种非正式的方式交流,直接有效率还增进感情。

但现在连面都见不了了。不过,我们用另一种方式来保持,在office hour时间,任何同事都可以在Teams里发起聊天,闲聊家长里短。

除此之外,OneNote、SharePoint、WhiteBoard等都成了我们互相交流、文件共享的利器。

WhiteBoard非常好用,无论是在开会或独立工作,我都可以用触控笔在上面写写画画进行头脑风暴,就像在办公室里用真的白板一样,这对我们做硬件研发设计的尤为重要。因为有些创意想法很难单用文字表达清楚,在很多情况下简单的图示是最直观有效的方法了。

另外由于我们工作的特殊性,研发产品过程中经常需要做prototype打样,为了不间断,我们现在下单后都要求直接寄到家里。

最近华州开始逐渐停学至四月底,这给家里有孩子的同事增添了更多挑战,考虑到这一点,公司很人性化得允许按需灵活调整办公时间,我有同事下午、晚上工作,早上照顾孩子,太太早上工作,下午接班。

对于实在无法兼顾的同事,可以根据自身情况申请2-6周的特别假期,不占用任何年病假情况下,全心全意带娃。

公司基本隔天就会邮件告知大家Covid-9的最新情况,为出现症状的员工和家人开通绿色就诊通道,直接联络HR,公司帮助寻求医疗资源,全程保密,无需通知老板同事。

在家工作了两周后,大家也开始觉得无聊憋闷。

现在,我们经常一起隔空玩游戏,我最喜欢的一个游戏是猜图画,大家按要求用触控笔画画,然后互相猜,其中惊现各种灵魂画手,充满了欢乐。

想象一下,看过某位平时不苟言笑的同事的幼稚园风格抽象画后,他/她的形象是不是在你心理变得柔软很多?大家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以后合作也会放松顺畅很多。

不过,待在家里工作,很容易在电脑前一坐一天。

为了健康着想,最近最受欢迎的活动变成了“计步比赛”,但真实步数最多的人不一定获胜,因为你可以用“算法”作弊,胜者能获得全组的签名篮球一枚。

亚马逊员工:我们无聊到吃“云午餐”

口述员工:佳佳,硅谷

亚马逊是很早就让我们在家办公的公司之一。

2月29号那个周末,老板通知我们从下周开始,大家可以在家工作,提醒大家带工作电脑回家,如果需要,也可以把显示器抱回去,在家工作的额外支出(键盘、鼠标、显示器等)由公司报销。

因此,3月2号开始,我就在家工作了。在家的头几天,有猫的撸猫,有狗的遛狗,可惜没欢腾几天。

因为我们的工作量没有减少,原计划的产品发布deadline,也没推迟。

所以,老板很着急,看不到我们就拼命发信息Ping我们,上一秒给我布置了A任务,下一秒又派给我B任务,气还来不及多喘一口。

终于,上周我们按计划release了产品的新版本。

按惯例,这时我们应该奔向公司附近的餐厅好好庆祝下…

但既不能出门也不能见面,在家闷了一周后,我们别具一格的吃了顿“云午餐”,开着视频,对着摄像头,人人做了一次“吃播”。

虽然有点尴尬,但毕竟还是热闹。因此我们决定将之发扬光大,以后Happy Hour(团建)和庆功会都要来一次“云午餐”。

我们团队9个人,交流基本只靠两个工具,亚马逊自己开发的Chime,发信息和视频会议都靠它,另外就是Outlook邮箱。

每天必参加的是临近午饭时的Stand Up会议,虽然名字起的好,可我们都没听从。

这个会议要求全员参与,每个人要汇报自己手里有什么事、进展如何、问题是什么、下一步计划做什么。

今天开会的时候,特别特别吵,因为我们产品经理2岁的小宝宝停学在家了,而她一天可是要开7个小时会的!

她只能无奈的告诉我们,她未来可能无法及时回消息,工作时间也不固定。好在老板没有拒绝,毕竟是人之常情。

湾区发布“居家庇护”隔离措施时,老板第一时间在Chime聊天组中通知大家,提醒还没囤货的同事放下手里的工作,下午出门采买。

其实远程办公对我们组来说,并不陌生。大大老板在西雅图亚马逊,前两天开会时,还给我们直播在自己后院喂马的全过程,另一位大神常驻圣地亚哥的亚马逊,因为他的妻子是全职太太,还有两个孩子,湾区高昂的生活成本难以承受。

谷歌员工:效率只有平时一半

口述员工:TB,硅谷

在家办公第一天,WiFi挂了…

我们家对面是领英的宿舍楼,里面住的基本都是工程师,有的工程师还升级了自家的路由器,可想而知…

网络带宽彻底不够用,整个WiFi网络崩溃了,所以我只能连上八百年没用过的网线,有线网络还是稳定的。

谷歌有自己的办公套件G Suite,开会、发信息用Google Hangouts,类似微信企业版,协同工作我们基本都用自家产品,这也是出于保密性的考虑。

你说工作效率?

嗯,邮件大概是正常上班时的一半,所以,效率你自己猜猜就知道了。

“居家庇护”消息一出,大家虽然骂骂过过嘴瘾,心理不服气,但行动上还是乖乖服从。

待在家里,神经也变得特别敏锐,经常听到楼下救护车、火警呼啸而过的声音,似乎比平时更多,因为Santa Clara County已经确诊好多例了,所以我经常会担心,这些救护车是不是在接送病人。

PayPal员工:最害怕过一阵子买不到菜

口述员工:TripleEspresso

PayPal在家办公政策一直很宽松,如果你想,很容易拿到许可。

实际上,我所在的大组,四五十人里日常只有十个左右能在办公室见到,其他人分布在美国各地,比如奥马哈(巴菲特居住的城市)、纽约…还有一位同事常年四处漂泊,经常听说他又搬到了哪哪哪新地方。

刚入职时,有同事开玩笑,“有些人一起工作一辈子,都没见过对方真人…”

所以,我们其实比较熟悉远程办公这种模式。

拿我自己来说,我60%的会议都是打视频电话,剩下的才是面对面。比如,每天早晨10~12点跟老板开的视频会议,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在家并不影响。

大家很习惯用Slack聊天、Outlook收发邮件、Microsoft Teams打视频会议。

除此以外,我们还会用Jira,这个主要是帮助大家清晰的看到正在进行的项目,有哪些任务需要做、截止日期、每个人在做什么、进度如何,查看面板,任务、分工、进度一栏无余,这样大家工作起来,心里有底。

因为很容易拿到在家办公许可,所以公司的正式通知来的很晚,身边的美国同事一直坚持去公司直到这周“居家庇护”政策下来。

上周二,我去公司拿工作电脑时,发现管理层,比如CTO还有几个VP都在公司。

事实上,就在上周,我们还进行了每个季度一次的All Hands全体员工大会,CEO给全体员工分析公司发展情况,解读财务表现,打打鸡血。

在硅谷总部的员工线下参与,不在的视频接入,我选择了视频参加,毕竟现在聚集的传染风险有点高。

昨天“居家庇护”消息传出,大家在Slack里互相表达了一会短时间内不能见面的遗憾,然后就哀叹即将加大的工作量了。

现在经济形势不稳定,我们组的财务分析工作量会一下增大,自家公司和平台商家的财务数据预计都会有很大变化,需要抓住这些数据,做好分析。

有点难过的是短期内不能跟朋友见面了。好在社交媒体很发达,刷刷Instagram,微信聊聊天,时间很容易过去。

最担心的是物资问题,Instacart还在送货,但等待时间越来越久,这周定,下周可能才到。Amazon Fresh,暂时没法把生鲜送上门了。卫生纸之类的物品,要么就买不到,要么价格奇高。好在,UberEats,Doordash等还在正常送外卖。

至于是否回国的难题,我暂时选择了不回。

虽然我身在美国中部的朋友选择回国了。因为她们公司不鼓励在家办公,超市里的物资又基本被抢完,她很担心。

我的身边暂时还没出现危机。

硅谷毕竟是一个互联网极为发达的地方,还是可以在线工作、买菜、点外卖,只要不是基础设施出问题,还有网就行。

从1987年开始至今,美国居家办公已经有40多年的历史了。2018年数据调查显示,美国约有430万远程工作者,至少有一半工作时间在家办公。占总动力的3.2%。

尤其对于科技公司,大部分工作依靠互联网完成,大家对在线协同这种方式并不陌生,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大家也能适应。

难得是保持积极健康的心态,发泄在家的孤独寂寞无聊之情,克服对目前尚不明朗的事态的恐慌心理,维持自己的工作效率。

在这种情况下,何以解忧?唯有苦中作乐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联储 » 美国科技大厂在家办公:码农要把主机搬回家
分享到: 更多 (0)

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推送金融动态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