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动态
关注美联储最新信息

猫眼终于开始赚钱了

在连续亏损4年之后,猫眼迎来了第一个盈利年,对于市场而言,这意味着猫眼2019年提出的全文娱战略,有了个不错的开局。

3月24日晚间,猫眼娱乐对外发布2019年业绩公告。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猫眼全年总收入达到42.68亿,较2018年同比增长13.6%;毛利达到26.57亿,同比增长12.8%;公司全年盈利4.59亿元,实现扭亏为盈。

而这其中,猫眼核心收入业务在线票务业务(电影票务、现场娱乐票房)增速放缓,2019年收入达到20.03亿,同比增长仅1%;娱乐内容服务(电影及剧集综艺宣发出品等)与广告服务及其他业务增速均超过30%,收入分别达到13.97亿与5.68亿。在线票务守住基本盘之后,不难看出猫眼电影发行营销能力的迅猛增速。

资本市场对这份业绩态度如何?显然是满意的。猫眼财报公布后,3月25日猫眼股价大涨,涨幅一度扩大至15%。

然而忧虑也依旧存在。2020年肺炎疫情让全球电影产业陷入混沌状态,国内电影行业停摆两月有余,院线虽然已经进入复工阶段,但是复工离正常营业还有不少距离。而猫眼作为国内电影票务与宣发巨头平台,全文娱战略刚刚赢得一个良好的起步,就要面临疫情的考验。

猫眼因盈利扬起的嘴角还未放下,便因疫情的冲击皱起了眉头。

营收上涨,但在线票务占比下滑6%,

猫眼的阶段性盈利

2018年猫眼公布上市后的首份财报,经过调整的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业绩达到了2.2亿,经调整后的溢利净额8968.1万,但年内亏损达到1.38亿。而彼时亏损的原因,是在线票务高成本的副作用。

即便电影行业的“9.9元票补时代”已经过去,但是平台各类优惠活动并没有停止。票务业务的高收入也需要高投入,这种情况下,猫眼何时盈利,谁都没有一个确切答案。

2019年行业各方有意降低电影营销成本,“票补”这个词出现的频率愈发低了。而这无形中成为猫眼盈利的铺垫,2019年上半年猫眼总收入为19.85亿,经调整净利为3.80亿,实现首次盈利。而这时猫眼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减少46.7%。票补减少后,猫眼的成本负担迅速减轻。

到了现在,猫眼没有了票补的成本压力,实现全年盈利,而在线票务在票补消失之后展现的疲态也愈加明显。2019年猫眼在线票务业务收入较去年增长1% ,与去年基本持平,但占整体营收比例为54%,较去年占比下滑6%左右。

相对而言,猫眼娱乐内容服务收入同比增加30.7%,整体营收占比32.7%;广告服务及其他业务收入增加时39.7%,整体占比13.3%。

而2019年猫眼在线票务业务直接相关的营销及推广开支从2018年的17.39亿减少至12.83亿,票务系统成本从5.46亿减少至5.37亿,互联网基础设施成本有所增加,但是整体三项开支较去年减少了4亿左右。

可以理解为,猫眼2019年的盈利是因为在线票务成本的减少与其他业务收入开始进一步发力的综合结果。

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或许是,这种营收状态在2020年是否依旧可行。猫眼官方数据透露,春节期间猫眼累计退票500万余张,金额总计超过2亿元。猫眼娱乐CEO郑志昊表示,电影市场的空窗期或将延续到3月底、4月初。

事实上空窗期还有可能进一步拉长。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国内电影市场上《误杀》《战狼2》《流浪地球》等电影已经进行较小规模重映,截至写稿时间,今天(3月26日)全国票房2.2万,观影人次753人,场均人次1人。电影行业期待的报复性观影大潮还未来临,公众对于影院依旧保持着保守态度。而这意味着2020年第一季度乃至上半年猫眼的在线票务收入可能不会太乐观。

那么营收希望就落在了娱乐服务业务与广告业务。疫情期间,国内《囧妈》《肥龙过江》《大赢家》等电影采取了线上放映的模式,特殊时期的放映方式,跳过了院线端口,收割了一批用户流量。

而猫眼作为互联网内容服务平台,站在了传统院线与视频网站之间。“我们既看好影院电影的长线发展,相信市场会回暖甚至反弹,同时猫眼也是《囧妈》和《大赢家》这两部影片的联合出品方,我们希望行业也保持一定的灵活性。”郑志昊在猫眼业绩电话会议中说。

猫眼的全文娱战略,

收入结构能否进一步升级?

现在公众对猫眼的关注点除了在线票务,还有猫眼在电影行业中日益凸显的出品发行、宣发营销能力。资本市场对猫眼2019年这份业绩感到满意的原因,并不只是盈利,而是盈利背后猫眼显露出来的持续的营收可能。

2019年7月猫眼发布了“猫眼全文娱”战略,公布“猫爪模型”,猫眼成为覆盖电影、现场娱乐、剧集、短视频、文娱媒体、音乐、艺人KOL等全文娱的综合性平台。“互联网+全文娱”战略布局下,猫眼产业纵横连接形成了价值网,从上游内容创作、中端宣发到下游商业变现,实现有机结合,在每一个业务环节纵深拓展,将服务价值最大化。

战略提出只有半年,但是将猫眼多年的布局进行整合连结,并迅速展现了成果。

2019年猫眼参与出品或发行电影一共43部,累计票房达到74亿。不管是国产票房爆款电影《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等,还是《少年的你》《罗小黑战记》等黑马口碑之作,背后皆有猫眼的身影。行业内已经没有人把猫眼单纯的看作一个票务平台,它成为互联网影业里迅速崛起的一股力量,与传统院线既合作又竞争。

同时猫眼参与了《逆流而上的你》《老中医》《老酒馆》《长安十二时辰》等剧集的投资,从数据分析到营销服务,猫眼在影视市场上担任的角色日益多样化。2019年猫眼的内容制作成本达到2.42亿,娱乐内容服务营收达到13.97亿。

更突出的方面是猫眼的行业服务能力。猫爪模型公布之后,猫眼的全文娱票务平台、产品平台、数据平台、营销平台和资金平台正式形成矩阵。产品方面,依靠猫眼通、场馆通两大平台,一方面服务电影产业上游各资方、制作方,从电影投资、市场洞察到宣发策略提供全方位数据支撑,产业上下游、兼顾C端市场与B端市场;另一方面为下游院线提供服务,与影院搭建合作可能,协助影院、演出场馆提升经济效益。

同时,猫眼的娱乐营销能力进一步升级。在微信、QQ、美团、大众点评、猫眼、格瓦拉6大流量入口之外,2019年猫眼通过微信小程序、抖音短视频、直播等新型互联网营销手段相结合,在电影宣发市场上迅速建立品牌。

2019年猫眼小程序生态用户已经突破3.5亿,并且已经成功孵化出多垂类短视频媒体矩阵。如猫眼的MCN平台发力,首创“抖音+猫眼+KOL”宣发模式,将短视频直播、猫眼MCN、明星和KOL等优势资源融合。猫眼电影”“猫眼大明星”“猫眼剧综团”等账号已经在微博、抖音、今日头条、企鹅号、B站、秒拍等平台完成粉丝积累。猫眼视频媒体矩阵整体全网粉丝近3亿。

而这为猫眼的广告业务制造了更多可能,2019年猫眼广告服务及其他业收入达到5.68亿。

2019年是猫眼“小结”之年,全文娱战略指挥着它从全产业各环节获取动能,传统的核心业务增速放缓,新业务则极速增加,这一定程度证明了全文娱战略的成功性,但是战略距离成熟收割里还有一段距离,疫情的出现则为猫眼增加了更严峻的考验。

“疫情终会过去,全文娱行业、中国经济都将迎来更好的发展,猫眼和众多伙伴们都会有更多的机会去推动行业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猫眼在业绩报告中对行业进行激励。或许随着猫眼这份盈利财报的到来,疫情留下的阴霾终将散去,电影市场能够迎来复苏。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
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
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联储 » 猫眼终于开始赚钱了
分享到: 更多 (0)

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推送金融动态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