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动态
关注美联储最新信息

咪咪不开心,我们怎么办?

咪咪不开心,我们怎么办?

原创
邓潇斐
果壳 果壳

微信号 Guokr42

功能介绍 科学和技术,是我们和这个世界对话所用的语言。


悲伤乳头综合征(Sad nipple syndrome,又名“伤心奶头综合征”),这个名字乍一看可能很让人费解——什么?!咪咪还能悲伤?


当然不是因为咪咪太小太平或者形状太奇怪导致的悲伤啦!

所谓悲伤乳头综合征,是指当乳头被触碰到时,就会从心底涌出一股抑制不住的忧郁、难过、烦躁的消极情绪,有时候甚至伴随有想自杀的念头。

有意思的是,不仅仅是女孩子,很多男孩子反映自己也有悲伤乳头综合征——最尴尬的发病场景,莫过于情侣在做不可名状事情的时候,女生触碰到男生雄健胸肌上的两点,得到的反馈不是对方的意乱情迷,而是两行清泪………


周星驰电影《鹿鼎记》剧照,相信大家都对这招“抓奶龙爪手印象深刻” | https://kknews.cc/

事实上,尽管这一现象可能存在了很久,但“悲伤乳头综合征”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名词,年轻到它甚至不是一个被医学界正式承认的概念,它的最早来源是十几年前国外某论坛的网友们在一番“哇靠你也有?哎呀我也有!原来我不是一个人”的交流后给此类生理反应取的一个非正式的绰号。

相对于“悲伤乳头综合征”这一非正式的称呼,在哺乳妈妈们身上的这种现象的待遇规格就高多啦,它有一个专有医学名称——“不愉快的排乳反射”(Dysphoric milk ejection reflex,简称D-MER)。

D-MER最早是在2007年由一位名为艾丽娅(Alia Macrina Heise)的妈妈定义并描述的,她在哺育自己的第三个孩子的时候体验到了这种莫可名状的疾病,所谓久病成医,她创办了专门的D-MER研究网站,亲自把自己的案例写成了论文,于2011年发表在《国际母乳喂养杂志》(International Breastfeeding Journal)。这样,D-MER才逐渐作为一种疾病,被医学界和普通妈妈所了解。


艾丽娅 |https://d-mer.org/

都是激素惹的祸?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乳头会让我们悲伤呢?很遗憾的是,关于悲伤乳头综合征/D-MER,因为实验对象的天然稀缺性,目前尚未有系统的临床研究。但这并不妨碍研究者们对其作出合理的推论:目前普遍认为,悲伤乳头综合征(D-MER)与神经递质和激素在大脑中的相互作用有关,但不确定是哪个神经递质或激素在其中扮演了核心角色

其中,催产素(Oxytocin)和催乳素(Prolactin)因其在排乳反射中不可或缺的作用,而受到重点关注。


排乳反射示意图 | https://innovationcompounding.com/oxytocin-uses/

1

候选一:催产素

催产素是人际交往中的“亲近感”的关键生理来源,它可以帮助建立母婴关系、促进母爱。

然而,没有一种神经递质是完美的。脑内催产素主要来源于下丘脑室旁核区域,该脑区向情绪相关脑区发出广泛的神经投射,而当某些因素导致催产素水平出现异常波动时,可能会对情绪调节产生负面影响。许多临床证据表明,过多的催产素是导致产后抑郁的罪魁祸首,而在重度抑郁症患者中也观察到催产素血液浓度的升高,无不说明催产素失调与消极、抑郁心境息息相关。

此外,为了协助人类完成传承的大业,无论男女,乳头受到刺激都能促进催产素分泌。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有些男性也会出现悲伤乳头综合征。

因此,乳头刺激诱发催产素系统的过度反应,很有可能是导致一部分人瞬间被悲伤、痛苦淹没的潜在原因。

2

候选二:催乳素与多巴胺

作为排乳反应的另一个重要参与者,催乳素在乳头受到刺激时,也会出现生理性的增加

在大脑中,催乳素与多巴胺的水平是此消彼长的,也就是说,当催乳素升高时,通常伴随着脑内多巴胺的下降。而我们知道,多巴胺与奖赏、愉悦系统息息相关,如果多巴胺水平骤然下调,猝不及防的我们很可能会因此体验到不良的情绪反应

事实上,有案例报道某D-MER患者服用伪麻黄碱(可以抑制催乳素,增加多巴胺)治疗感冒时,意外地发现自己的D-MER症状消失了,暗示催乳素/多巴胺的短暂失衡有可能是导致D-MER的关键因素。

但质疑者认为,催乳素的分泌需要十几分钟,而D-MER从反应到消退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催乳素无法解释这种时间差。相反,催产素几乎在哺乳开始的瞬间就立即释放,明显更有可能是诱发D-MER的元凶。

不管怎么说,猜想终究只是猜想,还有待未来研究的进一步证实。

让你的咪咪不再悲伤

今年11月发表在《母乳喂养医学》(Breastfeeding medicine)上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9%的女性在产后一年内体验过D-MER,看来这一现象比我们预想得要普遍得多。

如果你刚生完宝宝,并且感受到了D-MER,不用过于担心,因为绝大多数的D-MER症状会在宝宝出生后的3个月内减轻,在哺乳结束后会自然消退。

但在某些情况下,有些妈妈因为D-MER反应过于剧烈而被迫中止哺乳,这对于亲子关系的建立和宝宝的健康成长显然是不利的。

为此,对于出现 D-MER症状的妈妈,科学家们只能给出如下建议。

1

重视休息

研究表明,休息不好/缺乏睡眠是导致D-MER情况恶化的第一大原因;相反,在休息充分的情况下,D-MER症状可以缓解。

2

学会分散注意力

调查研究显示,缓解D-MER最有效的方法是分散注意力;参与调查的妈妈们中,有44%在哺乳的时候通过看电视或者阅读来减轻症状。


图片来源https://www.romper.com/p/8-youtube-breastfeeding-tutorials-that-are-actually-helpful-7787004

3

瑜伽和冥想

很多材料都推荐患有D-MER的母亲尝试正念冥想,认为可能会有帮助,因为已有的证据表明,冥想可以有效对抗焦虑和抑郁,而瑜伽可以改善产后抑郁的症状,尽管尚没有研究将其运用于对抗D-MER。

4

增加哺乳时与宝宝的皮肤接触

有研究者认为,皮肤接触可以抵消一部分负面效应,有助于将D-MER与积极的感觉重新配对。

5

保持舒适和安全感

患有D-MER的妈妈往往有着过高的压力水平,并伴随着不安全感。保持哺乳环境的整洁有序、温度适宜,被认为有助于降低母亲的应激反应,缓解D-MER。此外,播放舒缓的音乐也可能有一些作用。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几乎所有的已有材料都把D-MER看做是悲伤乳头综合征的一种表现,但二者其实还是有很多差异的。而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真正的悲伤乳头综合征是不分年龄、性别和生理状态的。这也就意味着悲伤乳头综合征和D-MER的机制可能存在不同之处,但考虑到它仍然只是个绰号,要弄明白伤心乳头究竟是怎么回事,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邓潇斐

编辑:朱步冲


参考文献

[1] Cox, S. (2010). A case of dysphoric milk ejection reflex (D-MER). Breastfeeding Review, 18(1), 16.

[2] Heise, A. M., & Wiessinger, D. (2011). Dysphoric milk ejection reflex: A case report. International breastfeeding journal, 6(1), 6.

[3] Uvnas-Moberg, K., & Kendall-Tackett, K. (2018). The Mystery of D-MER: What Can Hormonal Research Tell Us About Dysphoric Milk-Ejection Reflex?. Clinical Lactation, 9(1), 23-29.

[4] Ureno, T. L., Berry-Cabán, C. S., Adams, A., Buchheit, T. L., & Hopkinson, S. G. (2019). Dysphoric Milk Ejection Reflex: A Descriptive Study. Breastfeeding Medicine, 14(9), 666-673.

 一个AI 


看完了不仅让人头冷,胸部也是一阵寒意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美联储 » 咪咪不开心,我们怎么办?
分享到: 更多 (0)

把握全球经济脉搏,推送金融动态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